你要不一樣 還是隨波逐流

未曾的想望

但考警察的人,有時未必抱著電視劇般熱血沸騰的毅力跟決心,有時對他們來說那只是一個選擇;有時選擇的背後,並不一定有怎樣的驚天動地。商學院出身的玉婷,正是一個如上所述的例子。

「家裡住在台北,當初讀大學只是想離開家裡到外面去住,於是就在中部就讀,科系的選擇則是因為成績的分發。離開家的幾年,過得算是怡然自得,身邊有些一樣離鄉背井的朋友,時間一拉長,或多或少會有想家的念頭,但我倒沒有什麼感覺。回家住之後,也不會覺得住家裡綁手綁腳。我想我是可以獨立、自立的。」

「我是讀統計科系,在大學四年的學習之後,也沒有說培養出很濃厚的興趣,但是在學期間還是有打工,感覺日後求職,有相關經驗在履歷上可以加分。沒錯,在那個時候,我完全沒有想要考公職。」

面對的現實

大環境是好是壞,誰也不好直接下結論,不過挫折和磨難遇上了,也不能算是意外就是了。從玉婷分享的求學過程,我們不難發現玉婷行事穩當的個性,不特別叛逆,也不是全然沒有想法,想做的事就選擇、該準備的就實踐。

「距離畢業到考上警察,一共是兩年。剛畢業的時候,我跟很多人一樣,準備投入職場,接著找到一份會計事務所的工作。在這些過程我發現,如果只是要得到一份工作、一份薪水,並不難,但考慮越多,找工作也好、工作本身也好,就越難。總之我的第一份工作,待遇一般、事情卻多又雜,既不是興趣,大概也沒辦法培養興趣,這樣一來就更沒有什麼成就感可言了。所以越做越無力,甚至到了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,竟然是先問自己『要不要今天就提離職?』這完全不誇張。」

「我不快樂。」

通常結論這種東西,通常是已對某事物有一深刻的感受或見解,不太有人會突然對普通的日常下一個「嗯,現在感覺普通喔」的結論,因為「感覺」還不夠明顯也不夠多。而當人終於得到一個暫時的結論時,那大概也就是情緒的水位已到達滿位的時刻了,而玉婷就在這個時刻,替自己做了決定。

全新的目標

對工作失望,大可以再換下一個,不過玉婷的經歷告訴她,工作不好找,好工作更是難上加難,不想把時間拿去賭下一個會更好,選擇警察,其實仔細評量後不見得有比在私人企業輕鬆,但至少意義不一樣,挑戰不一樣,比起再到下一間公司,在各個大同小異的地方繼續遊蕩,她更想努力得到這個嘗試的機會。

「工作上沒有好的進展,於是想到了國考。我爸爸有個朋友是退休員警,那位叔叔的兒子也考了警專,所以當他知道我有考試的念頭,就大大地向父親跟我推薦警察,不只是因為他自身經驗,也因為錄取率跟薪資都比較高。我確定我想要追求的是任何意義上都『更好的』,而在私人企業工作的經驗,真的讓我覺得太困難了,不考慮繼續闖蕩,所以很快決定補習參加考試。選擇補習班,也是聽從父親朋友的建議,他說學儒警察錄取率很高,回到北部我當然也選擇同系列的保成。」

人或許不見得喜歡回答為什麼,卻又有點異常地熱衷於追究別人的原因,到底不知道會怎麼樣、知道了又可以得到什麼呢?還是說只是想要在把問題丟給別人的瞬間,稍微卸下身上的重擔一下呢?這就是在現實中掙扎的人,充滿矛盾與不確定。而從現實清醒過來的人,則像是突然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氣,能夠放膽去追一個新世界。

所有發生的 都是好的發生

「準備考試不過是一年,但是對考生而言卻很漫長。一年之中,我經歷了對某些老師、某些方式的不認同而產生的不信任,到後來去轉念、去適應、然後堅定自己的意念。我覺得正能量很重要,在補習班結識的同學也很重要,起初我並不跟人交談,也感到很封閉退卻,直到某次忘了帶講義,鼓起勇氣開口向同學借,情況才開始改變。」

「曾有老師說過『所有的發生,都是好的發生。』我牢牢記下,也幾乎靠著這句話,撐過準備考試的時間。雖然準備考試是自己的選擇,也確信自己想做,但沒辦法一下完全投入。那段時間常感孤獨與沉默,一個人坐在書桌前讀書,讀著讀著就突然哭了,壓力大到難以置信。轉念後的我,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了,雖然說一樣是幾乎只有讀書的日子,過起來感覺卻大不相同。畢竟即使是錄取率在國考裡已經很高的警察考試,也是跟將近兩萬人競爭,要付出的努力不可能少。如果你跟我一樣,真的很想做,那就相信自己可以做到,並且付出對等的努力吧!」

今年順利考取、已達成目標的玉婷,還打算繼續準備三等考試,現在的她,重拾初衷,準備再一次努力。或許正對未來感到茫然的你,你要挑戰不一樣,還是要繼續隨波逐流呢?

 
創作者介紹

志光國考FUN輕鬆部落格

志光國考FUN輕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